• <bdo id="9pwun"></bdo>

    <sub id="9pwun"><tr id="9pwun"></tr></sub>
  • <sub id="9pwun"><tr id="9pwun"><var id="9pwun"></var></tr></sub>

  • <rp id="9pwun"><input id="9pwun"><noframes id="9pwun"></noframes></input></rp>

      《半月談》刊文:“共享村落”:城市資源下鄉忙

      2021-04-09 09:26
      編輯: 王智超
      來源: 新華網

        新華社北京4月8日電 4月10日出版的第7期《半月談》刊發記者儲國強、姚友明采寫的文章《“共享村落”:城市資源下鄉忙》。摘要如下:

        作為全國農村宅基地改革試點區,陜西省西安市高陵區創造性發展“共享村落”,承租閑置宅基地者可擁有《不動產權證書》和相應的新建、改建、轉讓、融資抵押擔保等權益。這一探索有效盤活了農村閑置的宅基地和農房,增加了農民財產性收入,打通了城市和農村資源雙向流動的渠道。

        城里人擁抱鄉村生活有了合法渠道

        西安市民華捷的父母想在田園樂享晚年,華捷幫父母在渭河邊的高陵區張卜街道南郭村看中一處閑置農房。2018年8月,華捷與南郭村村集體簽訂合同,約定這處閑置宅基地和閑置農房的出租年限,一次性支付租賃費33萬元。高陵區不動產登記服務中心為他頒發宅基地使用權出租《不動產權證書》。

        說起“共享村落”,58歲的南郭村村民楊黎明贊不絕口:“我們老人在城里幫著帶孩子,房屋租出去之前閑置五六年了,這項政策讓閑置的房屋產生收入,而且租期一般不超過20年,租金要求一次性結清。”

        高陵區委常委李斌說,高陵區規定承租人不僅擁有《不動產權證書》,也享有對宅基地的新建權、改建權、轉讓權、經營自主權、融資抵押擔保權等權益,但在翻建或新建時,房屋高度、風格樣式等受到一定限制。

        高陵區農村經濟經營服務中心負責人耿五三介紹,自從2018年推出“共享村落”后,截至2020年11月中旬,全區已經發生相關租賃交易90宗,產生相關租金共計481萬元。

        打通城市資源流入鄉村渠道

        高陵區委書記楊仁華認為,“共享村落”雖然目前成交數量不多、金額還不大,但該項創新一大價值是,解決了城市資源流入鄉村的渠道難題。

        按照2018年中央一號文件中關于農村宅基地的相關表述,宅基地的所有權歸村集體,資格權歸農戶,使用權可以適度放活。發展“共享村落”,能夠讓宅基地得到更充分的利用,這正是對文件精神的積極探索。

        李斌說,“共享村落”不僅給農戶帶來收益,也帶動村集體經濟的發展。高陵區規定,為體現宅基地的集體所有權,宅基地和農房的出租收益要按照農戶和村集體經濟合作社9:1的比例來分配,這讓村集體有了穩定收入。

        西安市自然資源和規劃局高陵分局規劃科負責人景林科介紹,按規定,“共享村落”承租人不僅可將租來的農房用于休閑居住或養老,還可用于發展鄉村旅游、民宿、文化創意等產業,有效延伸了鄉村產業鏈條。

        “共享村落”仍需突破瓶頸

        農村基礎設施薄弱成為城市資本進入農村的制約因素,城市承租人“豐滿”的理想和“骨感”的現實形成鮮明反差。高陵區張卜街道張南聯村黨委書記程軍坦言,目前天然氣成為制約更多城里人來租賃農房的短板。在其他一些“共享村落”,買菜、倒垃圾、處理生活污水都不太方便,影響了城里人租賃“共享村落”的積極性。

        農房和宅基地租賃期限也影響“共享村落”發展。在高陵區,除了一宗30年出租項目外,其他“共享村落”租賃期限都不超過20年。基層反映,不少人覺得20年期限過短,等到租賃者想設計裝修改建,租期只剩下十八九年了。

        “但如果把租賃年限上限定得過高,又有變相買賣宅基地的嫌疑,觸碰到了政策紅線。這是一個棘手的問題。”耿五三說。

        此外,“共享村落”租期到期時,承租人很可能會因為擁有“居住權”而與宅基地農戶發生爭議。目前,高陵區正在與法律界人士溝通研判,計劃早日出臺政策“補丁”,防止出現糾紛隱患。(完)

      01007027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310085
      国产毛片农村妇女系列bd版,亚洲日本乱码中文在线电影,99精品国产自在现线,色图网址 网站地图